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今日文学网 >> 魔道祖师-雪霁 >> 第230章

魔道祖师续篇-柔静第二 第230章节

原著向

作者:百家天灯

释义:柔静

温柔而宁静。

––––––––––––––––––––

书承上文

巳时

蘭室

白石路外竹影摇曳,檐角下的竹纱带起下方的穗子轻轻摆动。

蓝忘机驻足在蘭桥旁边,右手负在身后,眸色似沉水一般,似有未解的心事。

蓝曦臣从回廊左侧缓缓走来,见他独自一人,身旁并没有魏无羡同在,便觉得有些反常。

他驻足在石阶上,道:“忘机?”

蓝忘机回眸一瞥,转过身向石阶上走去,弓身道:“兄长。”

蓝曦臣道:“忘机,你找我有事吗?”

蓝忘机道:“郁痕前辈和兄长关系向来亲厚,他是否与母亲也是旧识?”

蓝曦臣道:“其实我也应当叫他一声前辈,只是郁痕不愿以辈分相称拉开距离,显得生分,所以我也就顺他的意思叫了许多年。郁痕兄的确与母亲相识,还曾在母亲离世前看顾过她一段时日。与父亲和叔父也都交情匪浅。”

蓝忘机目光微动,沉默了片刻,道:“……他对母亲的事很了解吗?”

蓝曦臣道:“叔父曾说过,郁痕兄和母亲十分谈得来,也让母亲最后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蓝忘机垂下眼睛道:“就是郁痕前辈在云深养伤的那段时间吗?”

蓝曦臣微微颔首,道:“为何你突然会问及此事?”

蓝忘机道:“只是觉得他好像知道一些母亲的事。”

蓝曦臣道:“郁痕兄为人敞亮,做事坦荡。你若是有什么想问的,大可直接去问他。想必他会如实相告。”

蓝忘机紧抿着唇,犹豫了一会儿,道:“没有。”

蓝曦臣微微一笑,道:“对了,魏婴呢?怎么今日不见他。”

蓝忘机道:“在校场。”

蓝曦臣笑道:“难怪……”

蓝忘机道:“?”

蓝曦臣道:“辰时便见金宗主拉着御公子去校场了,我还以为是……原来如此。”

蓝忘机道:“他们在为两个月后的金瑜之战做准备。”

蓝曦臣道:“既是这样,你也和魏婴一起从旁指点一二,毕竟思追和景仪是代表姑苏蓝氏出阵的。”

蓝忘机道:“那黑水的事?”

蓝曦臣道:“我刚刚与叔父详谈,虽然个中原因尚未分明但是初步可以推断,应该有人想重炼化丹手。如果事情真的如我们猜测的这样,那这个人野心不小。居心亦是不良。”

“生肖水池的异变,莲花宝座的失踪,可能也只是个开始罢了。”

蓝忘机道:“兄长可有对策?”

蓝曦臣道:“眼下也只能先行探访了。”

静室

魏无羡在房间认真洗漱了一番,还特意换上了一件样式十分规矩的黑衣。他在镜子面前牵了牵腰封和衣领,颇为满意地挑了挑眉毛。

“唔……还是黑衣服适合我,穿起来显得更有威信。也不知道那几个小家伙都到了校场没有。”

他正要出门,走到一半又折了回去,总觉得手里只带一根笛子,还差点什么,气势上并没有那么强。

“不行,还是得去乾坤袋里找些好东西出来。这第一堂课至关重要,不给点下马威,这两个月怎么震得住场子啊。”

他一想到这里,拿起笛子连连敲头,急步走到书柜一侧,开始寻找放置乾坤袋的地方。

乾坤袋一般被蓝忘机收在第三格,只不过经魏无羡一动,又不知随手扔在了哪里。

“咦……放在哪儿了……怎么这里也没有……”

他正翻着,从两本书中突然露出一方软帛的角,魏无羡歪着头细细看着被虚掩着的缝隙,用手指捻着那个角慢慢拉了出来。

很显然这东西不是他藏的,那么除了他,就只可能是蓝忘机。

这是什么东西啊……蓝湛藏它干嘛……

毕竟是被刻意收起来的东西,也就说蓝忘机并不想它被人看见。

魏无羡虽然好奇,但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并不想未经允许就私自翻看他的东西。只不过在他要归还到原位的时候,那方软帛突然散开了边,一下皱了下去。

魏无羡顿时慌了手脚,急道:“我可不是故意要看的。它自己溜了边,可怨不得我。”

“嗯??这不是……”

他看着软帛,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曾经见过,应该就是那天在藏书阁外看见放在蓝忘机手里的那个东西。

魏无羡道:“那天蓝湛下来的时候就把它藏起来了……到底是什么啊……”

他朝门口的方向望去,见没有人声便放下心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软帛。

琴弦??

软帛中分为左右两层缎面,上面用棉线镶钉着几绺盘卷地极其细致的琴弦。

琴弦长短不一,有的弦丝已经疲软,有的弦丝中含有断丝。每一条弦丝的下面都绣着一个年岁的时间,从四岁开始,到六岁结束。

弦丝更换最频繁是在五岁时,其中以断丝居多,断开的部分都用细线系好,挽在一起钉在缎面上,一看便知是被有心人收起来的。

魏无羡心道:这应该是蓝湛小时候学琴时换下的琴弦。啧啧,从小力气就这么大了,瞧你扯坏了多少弦,下手没轻没重的。怪不得做的时候打的那么疼,光消红就要两天。

也不知道断弦的时候,小蓝湛的脸上是个什么表情,一定很可爱~

他刚要合上软帛,指尖触碰到缎面的夹层有凹凸不平的触感,像是绣着什么东西。

魏无羡挑起来一看,夹层中工整的绣着“湛儿”两个字。

似乎只有这里的绣纹磨损得很厉害,应该是被人经常抚摸才留下的痕迹。

湛儿….

这个称呼,难道这软帛是蓝夫人做的……

也是,大哥自然不可能做这些,叔父更不会……可是这东西怎么会突然给到蓝湛手中呢?

莫非是郁痕?!

他该不会对蓝湛说了什么吧?

魏无羡心头一惊,赶紧将软帛重新夹在书中放好,转身前往竹苑寻找郁痕。

竹苑

郁痕和梦无生正在院内观赏梦境。

郁痕抱着双手,无奈地道:“无生啊,你这就是在查岗嘛,竟然在筛取我曾经做过的梦,你到底想找什么?”

梦无生瞥了他一眼,忿忿地拉开衣领,一片鲜红的吻痕自颈下清晰地现了出来,没好气地道:“你看看你做的,我才不信你之前没有别的相好的。不然,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郁痕弯起眼睛,道:“这叫情到浓时方恨少。这和我有没有别的人没什么关系吧。”

梦无生挑眉道:“你一整晚连动作都不带重复的,气也不带喘的,你叫我怎么信。”

郁痕一时语塞,道:“我……”

梦无生咬着嘴唇,小声地道:“这哪里像处……”

郁痕叉着腰靠了过去,嘿嘿道:“像什么”

梦无生脖子一梗,道:“我虽然一点经验也没有,但是你技术也太娴熟了,哪里像从未经人事的模样。”

郁痕道:“原来是因为技术太好了,所以无生才怀疑我啊,那我就不生气了。”

梦无生的脸遽然一烫,磕巴道:“你……我想说的又不是这个。你怎么听的……”

郁痕悠然地坐在躺椅上,随手从托盘里拿了一个甜杏丢进了嘴里,温柔一笑,道:“我躺好了,想要看什么梦你随便挑。”

“这杏子好甜啊,你也尝尝~”

梦无生见他压根就没有想要隐瞒什么的意思,若是继续抓着不放反倒显得自己太小气了,于是扬手将空中的梦境挨个戳破。

紫色的梦泡晃荡了一下,嘭——的一声消失在阳光下。

郁痕道:“不看了?”

梦无生在他身边的椅子坐下,哼道:“不看了。那么多年的陈年旧梦,我找都要找很久,太累了。”

郁痕拖长了尾音,调侃道:“这么累啊?”

梦无生看了他一眼,故意将椅子搬远了些,道:“对啊,特别累!”

郁痕心中一乐,差点没笑出声来,他挑了一颗色泽最好的杏子,站起来走到梦无生身旁蹲下身,喂到他嘴边道:“这么辛苦,那可要好好奖励了,啊~~”

魏无羡正巧走到院子外面,亲眼见证了两人撒糖的一幕。

“哎哟,白日昭昭,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哈哈哈哈~~不对,我好像走错了地方,打扰了打扰了。”

梦无生的脸瞬间红了个透,赶紧站起身来。

郁痕起手向他丢了一颗杏子,道:“给我回来。”

魏无羡嘿嘿一笑,一个侧身稳稳地把它接在了手中,道:“看到不该看见的了,还要被打,我真可怜啊。哼,我要告诉蓝湛,你们两个合起来欺负我。”

郁痕道:“臭小子,养好了精神连我都敢戏弄了。我看你是皮痒痒了。”

魏无羡咬了一口杏子,发出咬破果肉的水声,含糊不清地嘟囔道:“我的皮还要绷两个月才能松。这次的金瑜之战肯定特别有意思。”

郁痕道:“我看你是想去闹场子吧,不过……你要是想凭这张脸进去比试,的确不违和。夷陵老祖魏无羡偷偷参加比武大会,嗬,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你的仇家们还不得都找上门来。”

他看着梦无生,道:“这么一想,确实挺有意思。”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道:“我又不上场,就是去凑个热闹,站在旁边看看。”

郁痕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我还不知道你,你是个坐得住的性子吗?”

魏无羡抓了抓头发道:“本来我是想易个容,偷偷进去玩一把的,但是蓝湛坚决不同意,还让我立了保证。就算我想去也没办法了。”

郁痕道:“你还是安分点吧。对了,你过来找我们,还是来找我?”

魏无羡道:“那个软帛是你给蓝湛的吧,你不会全跟他说了吧?”

郁痕叹了一口气道:“那天,我本来是想将蓝夫人的事告诉他的。当时他一看见这个东西,整个人的状态就不是很好,我也就没说出口。”

魏无羡道:“那个软帛是蓝夫人留给蓝湛的吧,我看了,里面都是琴弦。”

郁痕道:“那里面不只是琴弦,还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儿子的心哪。”

魏无羡道:“……”

郁痕道:“自蓝忘机幼时学琴开始,就十分刻苦,只要是换了弦,蓝曦臣都会帮他收起来,交给蓝夫人。蓝夫人专门做了一个弦帛,将换掉的弦都收好放在里面,记下年岁,一点一点见证自己儿子的成长。”

“她的身体遭受冰魄反噬阵痛加剧,有时候甚至疼的连话也说不出。青蘅君不忍看她受苦,过来找我,求我加重药的剂量,但是药三分毒。我的那些药在前期还是颇有成效,但是到了后面,就已经压不住了。

“每个月把自己状态最好的那一天留给儿子,剩下的日子就靠这个睹物思人。每当有新的琴弦送来,她都非常高兴,好像完全忘了身上的疼一样,就算还躺在床上,还要坚持坐起来把它缝进去。

“她说,看着它们,就觉得自己的儿子就在身边一样。”

“再后来,蓝夫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恐日薄于西山。她临终前将琴帛托付于我,若有朝一日得以沉冤昭雪,再将它交给蓝忘机。”

“唉,也怪我,狠不下这个心将实情和盘托出。只是谎言和真相到底哪一个更伤人呢?无生,你觉得呢?”

梦无生道:“谎言无害,真相伤人。

“那些找我换梦的人,大多更愿意接纳穿着得体的谎言,不能接受□□裸的真相。

“我们经常对人说,我希望听你说实话。但如果真相那么容易让人接受,那为何人们还要处心积虑编织谎言来掩盖真相呢?”

“因为对于想隐藏、想逃避、不想面对真相的人,真话会伤害到他们。”

"也许他们用了很久时间,用了许多办法才把这些伤痛掩藏下去,不想被人看到,不想被人了解,然而,看似一句简简单单的真话,使得这一切成为泡影。”

郁痕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道:“我告诉蓝忘机真相只不过是几句话的事,但是他真的做好了心理准备吗?你能确定吗?魏无羡?”

魏无羡攥紧了拿笛子的那只手,低声道:“我……我不知道……”

郁痕道:“那就顺其自然吧。或许还差些时机。”

魏无羡道:“嗯。”

他重新拿了一颗杏子递给了他,道:“明日我和无生会去潭州一趟,查探铜铃一事,这趟你就不必与我们一同去了,我们两个也好过过二人世界。”

魏无羡微微眯起眼睛,嘿嘿道:“哦~~这是要下山私奔啊,准了准了~~”

梦无生扬手向他扔了好几颗杏子,道:“私什么奔,你又开始乱说。”

他刚要扔下一颗,突然看见蓝忘机正站在院子门口,赶紧将手背了过去,大声道:“魏无羡刚刚说他要易容去比武大会。”

魏无羡一回头,迎面正撞上蓝忘机的目光,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梦无生咬牙低声道:“卧槽,好你个梦无生,你敢过河拆桥。我……”

他挥着笛子上前就要找梦无生算账,蓝忘机突然将他腰身一提抱了起来。

“欸欸欸……蓝湛……”

蓝忘机道:“我来带魏婴回去。”

郁痕笑眯眯地道:“去吧去吧。”

魏无羡一边蹬腿一边嚷道:“梦无生,你给我等着!”

蓝忘机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魏无羡眨了眨眼,道:“啊?唔……有吗?”

蓝忘机道:“……”

“……糟了!校场!”

—————————

tbc

月影皎皎

人影渺渺

浮生若尘只求一人

蜜语良言只求一真

喜欢魔道祖师-雪霁请大家收藏:(www.jrwxw.com)魔道祖师-雪霁今日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魔道祖师-雪霁最新章节 - 魔道祖师-雪霁全文阅读 - 魔道祖师-雪霁txt下载 - 墨泼茶香的全部小说 - 魔道祖师-雪霁 今日文学网

猜你喜欢: 魔道祖师-雪霁[快穿]小白脸异界领主生活心有猛虎嗅蔷薇一朝成为死太监道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无限求生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无限建城SCI谜案集(第三部)SCI谜案集(第一部)快穿之娇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在星辰中浪[星际]SCI谜案集(第二部)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龙图案卷集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小甜饼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穿书]黑化圣骑士地府全球购[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完本推荐: 大国重工全文阅读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全文阅读一生一世,江南老全文阅读蜜糖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仙府之缘全文阅读金凤华庭全文阅读朱门风流全文阅读恶明全文阅读极速悖论全文阅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我在古代当妆娘全文阅读BOSS作死指南全文阅读小逃妻全文阅读千生序,九荒引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妻归来全文阅读帝国强力联姻(星际)全文阅读说好的女主全都性转了全文阅读比克斯魔方全文阅读朝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相医战纪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英雄联盟之他们的时代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万古神帝都市剑说一卡在手纨绔天医男神投喂指南神豪:开局中奖一个亿小阁老洪荒之最懒圣人超脑太监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帝妃临天带着系统混大唐鲛人泪之画地为牢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一妃虽晚不须嗟都市之至尊武神[综漫]看心情改变世界我垃圾回收贼溜氪金成仙清初情缘盛宠之将门嫡妃王者时刻众神世界超品命师

魔道祖师-雪霁最新章节手机版 - 魔道祖师-雪霁全文阅读手机版 - 魔道祖师-雪霁txt下载手机版 - 墨泼茶香的全部小说 - 魔道祖师-雪霁 今日文学网移动版 - 今日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