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今日文学网 >> 龙图案卷集 >> 【邀请】

来偷袭展府,企图掳走小四子的,正是鹤峰等人。

幸好众人早有防备,才没酿成惨祸。

如今,鹤峰被困在了展府的院子中央,两边是殷侯和天尊,上方是赵普的赵家军高手,想突围那是势必登天还难。

展昭和白玉堂好容易挤上围墙,才发现——完全没机会表现了!

鹤峰估摸了一下挡下的形式,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胜算,得想个法子脱身。

他望向殷侯,呵呵一笑,“殷侯,别来无恙?天尊也在啊,怎么魔宫和天山派最近关系很好么?”

鹤峰嘴上说得轻松,暗中则是在观察四周,从哪儿突破比较好呢?

殷侯见他那德性,大致猜到他想干嘛,就道,“不如往西边走?”

鹤峰微微一愣。

殷侯指了指西边的墙壁,“那边人最少。”

鹤峰皱眉,回头一看,就见西边墙头果真是没人,他有些狐疑地看着殷侯。

殷侯微微一挑眉,那意思——你要敢你就跑啊。

“唉唉。”

这边鹤峰正犹豫,上头赵普发话了,“小鬼,爷让你跪下,没听到啊?”

鹤峰恼怒,看赵普,“小鬼……”

谁知他话刚开口,赵普单手一挥……就有几只箭射了出来,鹤峰一闪身,避开了那只箭,但是身后几个黑衣人没避开,箭都射到腿上了,疼得他们一屈膝,跪到地上。

屋子里,庞煜过来将房门关上了,免得吓着小四子。

鹤峰看着赵普。

赵普乐了,指了指地面,“来,给爷磕一个。”

鹤峰眼珠子都快充血了,他这点年纪这点江湖地位,赵普这点年岁竟然让他跪……

“不跪?”赵普又一抬手,这回,所有将士的弓箭都举起来了,那意思,围城一圈射看你往哪儿跑。

殷侯和天尊在一旁无奈摇头,鹤峰抓谁不好,抓小四子。小四子和赵普投缘,那是赵普的心肝宝贝,敢动他儿子,他还不跟你急么?

无奈好汉不吃眼前亏,鹤峰知道赵普什么都做得出来,自己功夫虽高,这些个什么□□平日自然不在话下,但眼下天尊和殷侯都在,他无处可逃,只好受辱。

于是,鹤峰缓缓跪下。

众人都忍不住一挑眉——原来一带高手,一点气节都没有的啊,不愧是个曾经残杀忠良的杀手头目。

房间里,公孙正站在窗户后边看呢,眯着眼睛点头,心说——这才解气!敢打我儿子主意。赵普干得好!

想到这里,公孙又瞧了屋顶上的赵普一眼,扛着到挺着胸一副痞子样子,倒是还蛮帅气。

鹤峰跪下,谁料赵普手还是往下一挥……

赵家军那都是听令行事的正规军,一见指令是放箭,那就放箭呗……

于是,鹤峰就看到四面八方箭阵射来,他一矮身滚开,内劲运上躲避,但无奈射箭太多,他又跪着处于劣势。

于是三轮箭阵之后,等到赵普慢悠悠叫停,鹤峰已经全身是箭趴在一旁,恶狠狠看着赵普,“你竟然暗算老夫……”

赵普乐了,蹲着瞧他,“爷可没说你跪了就饶你。”

“卑鄙小……”

“不敢当。”赵普没等鹤峰骂完,冷笑了一声,“老子替兄弟报仇呢,你不服气咬我啊。”

赵家军众人都知道赵普指的是当年惨死的贺征以及其他几员大将,各个觉得解气。

殷侯在一旁摇头,心说鹤峰这是何苦来的,好容易养好了伤保住了命,都一百多岁了,还要出来干坏事,撞到赵普手里,这下可有得他受了。

鹤峰也挺窝火,但眼下情势对自己不利,只好忍着。

赵普见差不多了,就对他到,“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鹤峰还挺不服气,那意思——凭什么?

赵普乐了,“你不回答就剁你手,回答得不好就剁你腿。”

“赵普……你欺人太甚!”鹤峰咬牙切齿。

赵普掏了掏耳朵,“就欺负你怎么了?不想被欺负你别干坏事啊。”

鹤峰毕竟百来岁了,被个后辈这般戏弄,被气得气血上涌。

一旁,展昭抱着胳膊点头——虽然风头被赵普强光,不过大快人心。

白玉堂也觉得挺好——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赵普是个狠茬,他是当兵的,才不管你什么江湖规矩。

“说吧。”赵普道。

鹤峰皱眉,“说什么?”

“你觉得说什么能保住你的命你就说什么呗。”赵普一挑眉,“还是那句话,不说剁手说错剁脚……”

“你……”

鹤峰还没来得及争辩几句,赵普挑起嘴角,“说废话就手脚一起剁,你再去养一百年看看,能不能长出新的来。”

众人忍笑——明白欧阳少征之类的为什么打仗的时候话多嘴毒了,都是随的主帅风格。

殷侯摸了摸下巴——他果然是中意赵普小子的性格啊。

房间里,公孙托着下巴敲着围墙上的赵普,觉得——这流氓前所未有的帅气。

身后包延和庞煜都歪着头看公孙,这姿势这眼神——有些像开封府那几个花痴白玉堂和展昭的丫头,仰慕大英雄呢这是?

庞煜一撇嘴,“其实流氓和英雄的区别也就是会武功和不会武功。”

话刚出口,公孙和包延瞄了他一眼——放屁!

……

鹤峰没办法,只好开□□代求保命,“我们知道你们得着笔杆里边有提示,所以暗中设计准备将你们一网打尽,另外捉住那小妖狐。”

赵普眼神更冷了几分,“你怎么知道笔杆里边有提示?”

鹤峰皱了皱眉。

“府里有奸细?”展昭问,“应该是衙门里有奸细才对……前两任知府知道得太多惹来杀生之祸,要不是有奸细通知你们,你们也没法及时杀人灭口。”

“是什么人?”赵普问。

“我不清楚。”鹤峰转脸。

赵普笑了,“你还真当我跟你说着玩儿的?”说完,一拔新亭侯,那意思,先剁了你再说。

“是个捕快……”鹤峰觉得犯不上玩命,就道,“姓陈的……”

“陈……”赵普对紫影使了个眼色,紫影就闪了。其实之前众人也都猜到,衙门里肯定有对方的耳目,不然不会次次都那么准。而这次行动前,赵普让人将衙门里所有的相关人员都圈起来了,看到时候谁跑就抓谁。

果然,紫影刚到,就见那个陈捕快预感到事情不妙,正想要逃跑呢。

紫影将人抓了,继续回去看戏。

赵普接着问鹤峰,“孟青呢?”

鹤峰看了看众人,道,“他已经离开常州府。”

“去哪儿了?”莫虚问。

“这我是真不知道。”鹤峰道,“他可能……”

话没说完,忽然,天尊说了声,“当心。”

众人微微一愣,就见白色的身影一晃。

而与此同时,展昭身后,一个黑影突然出现……

不过还没等天尊到跟前,展昭背手巨阙出鞘,早有准备。

那黑衣人偷袭未得手,抬手,对着院子里扔下了两颗滚圆的弹丸……

赵普一皱眉,手轻轻一抬,所有影卫从屋顶上撤走,瞬间……就见那弹丸“嘭”一声炸开,烟雾弥漫。

而就在这烟雾之中,鹤峰一跃向西北方向窜去,刚上房檐,就听下边殷侯冷笑了一声,“这么多年了,还是光长年龄不长智慧。”

话说完,就见原本应该防守最薄弱的西北边院墙后边,窜起了一个巨大的身影,笑声如洪钟,“哈哈……鹤峰,尝尝大和尚的棒槌……“

说完,一根棍子砸来,正砸在了鹤峰脑门上,砸得他眼冒金星。

原来,院墙后边埋伏着无沙和尚。

无沙本来也应该在院墙上的,无奈和尚太胖了,怕把展昭家院墙给踩坏了还要赔钱,于是在墙后边蹲着,霖夜火拿了两个梨子给他,无沙则是拉着邹良问长问短,听得霖夜火就想踹他肚子。

无沙正打听邹良生辰八字呢,就见鹤峰往他这儿来了。

无沙挡住了鹤峰之后,霖夜火落到院子里,无风掌一过……那些正往外扩散的烟尘都收到了一起。

无风掌的特别之处了然于目,只要掌风到处,各种迷烟迷雾都不可能蔓延开。

鹤峰一看到无沙就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了……不过此时,众人想抓的,是那个暗中协助鹤峰逃跑的黑衣人。

展昭早就盯上他了,白玉堂和他一起追击而去。

那黑衣人轻功非常好,一路逃窜,展昭皱眉——看背影像是孟青,但内力却是比孟青好了很多,奇怪啊。

那人虽然轻功不错,但展昭和白玉堂速度更快,眼看着就要被两人包抄围住了……地形却是帮了对方一个大忙。只见那人顺势一拐,到了码头,显然极熟悉地形。

展昭和白玉堂就皱眉……码头此时好多人,到处都是救火的,还有商铺或者停了货物在此的人来抢救财物。

那黑衣人一下子窜进了水里,没了踪影。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怎么往水里跳啊!

两只旱鸭子对视了一眼,没法子了。两只旱鸭子只好无奈地原路返回。

……

而此时展府之内,鹤峰已经毙命。

“死了?”展昭好奇问殷侯,“谁打死他的?”

“谁也没打死他,他是中毒死的。”殷侯一耸肩。

公孙检查了一下尸体,道,“那黄色的烟雾是有毒性的,特别对受了外伤的人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所以说对方并不是像救他,而是想要他的命。”展昭问。

公孙点了点头,“当一颗棋子没用,就变成了弃子。”

天尊摇头,“鹤峰好歹也是一代武学宗师,可惜一辈子没干一件好事,最后还死得毫无价值。”

殷侯抱着胳膊慢悠悠问展昭,“那黑衣人呢?”

展昭尴尬地搔了搔头。

天尊瞧白玉堂,双眉挑得老高,那意思——不是吧?你们俩去追都跑了?

两人无奈,算他聪明,知道跳河里。

“是孟青么?”莫虚问。

“没准,背影看着好似有些像,不过内力无缘无故高了很多。”展昭也挺困惑。

“内力高了很多啊……”殷侯自言自语,若有所思。

“你也觉得奇怪?”天尊问殷侯。

“怎么了?”白玉堂和展昭不解。

“鹤峰内力低了很多。”无沙帮着众人解惑,“没理由的,能把这么重的伤治疗好,内力应该高了才对,怎么偏偏还低了呢?”

“也许是给了别人吧。”殷侯淡淡道。

众人都看殷侯,赵普有些好奇,“内力真的能跟传说中的那样传给别人?我没见人实现过。”

“倒是也不是说完全不能。”天尊皱眉,“但风险很大,而且对方未必能接受。”

无沙道,“其实道理很简单,一个人如果要扛两百斤的东西,除了腰有力气还得有体格。”说着,指了指一旁瘦不拉几的包延,“比如说给他有能扛动两百斤的力气,但是就那小胳膊小腿,再大的力气也承受不住。”

包延嘴角抽了抽——膝盖中箭的感觉!

庞煜倒是明白了,“哦……意思是每个人的筋脉都只适应本身的内力,你练了多少年,就有多少年,不能强行给的是不?”

无沙点头,“如果说因为内力损耗或者受了内伤,稍微给一些续命倒是可能,可要说给一个只有十年功力的小子强行传四五十年内力,那人十有八九要送命。

众人都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有些人天分好一些,有些人天分差一些,练内力要因人而异,但一定要循序渐进。”天尊道,“强求不得,否则一定会走火入魔。”

莫虚双眉微皱,自言自语,“急功近利,自取灭亡。”

众人都看他。

莫虚叹了口气,道,“孟青一直觉得自己天分不够,内力精进缓慢,所以他很热衷于各种让内力快速增加的方法。我和他爹劝过他很多次了,让他不可操之过急,但是他总也不听。

“也许,真的被他从药玉的药性之中,研究出了一些能急速提高内力的法子。”公孙道。

殷侯皱眉,“所以他能迅速增加内力,不会走火入魔么?”

公孙却是摇头,“我觉得走火入魔是肯定的,不过是被假象误导了而已。”

众人都不解。

“就好像刀伤处用药物镇痛,只是缓解疼痛,让你不去注意刀伤,或者没有不适感。可如果刀伤不治疗,就算不痛,该死还得死。”公孙冷笑了一声,“其实恰恰相反,疼痛可以提醒人及时治疗注意养伤,反而不痛,倒是容易造成伤情恶化。”

众人听了公孙的话,都沉默不语,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词——玩火自焚。

“那个孟青野心不小啊。”赵普吩咐人收拾残局后,走了进来,看了看屋子里已经趴在小五毛茸茸的肚子上睡着的小四子,“竟然打小四子的主意。”

赵普一句话说到公孙最担心的一点上了,公孙也皱眉,“为什么鹤峰知道小四子是小妖狐呢?”

白玉堂问天尊,“还有多少人知道当年银妖王的事情?”

“当年知道银妖王事情的人是不少,不过知道小四子事情的人绝对很少。”天尊皱眉。

“还是那个白姬么?”展昭问。

“这个倒是未必。”殷侯道,“如果是白姬的话,应该会用更稳妥一点的法子,这个似乎有那么些顺带的意思。”

“我也觉得。”天尊点头,“而且妖王并没提起过小四子还有这次劫难。”

“鹤峰的年纪,估计是知道狐妖族的存在的。”白玉堂想了想,“衙门里又有个内应,会不会是因为之前展昭被乌鸦屎碰到,小四子一系列帮他避噩运的表现,引起了对方怀疑?”

众人想了想,都点头——可能就是这么回事。

“所以,趁着这传闻还没传开,要赶紧找到孟青。”赵普道,“那小子太危险了,越快解决越好。”

众人都点头,可问题是到哪儿找他去?

正说着,外头王朝跑了进来,“大人,有人射来了一封书信。“

王朝递过来一支箭,箭上绑着一封信。

展昭伸手要接,公孙率先拿了过来,检查一下才交给展昭,示意——没毒。

展昭将信打开的同时,就听到“啪嗒”一声,信里落下了一样东西。

众人低头一看,就见是一块玉佩——正是魔宫的药玉,而玉上有一个“坤”字。

莫虚一愣,伸手捡起来,“是孟坤的玉佩。”

红九娘张大了嘴,“不是吧……”

“信上说什么?”殷侯问展昭。

展昭看了一下,皱眉道,“孟青说,他把爷爷先接走了,伺候他老人家几日,如果想把人接回去,就让白玉堂独自前来,具体地点择日告知。”

众人都担心地看白玉堂。

白玉堂倒是蛮轻松,“挺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陷阱吧。”赵普道。

众人都点头,肯定是陷阱而且陷阱得好明显!

殷侯皱眉,让九娘去查一下孟坤回魔宫了没。

红九娘跑去一查,回来说,“孟坤没回到魔宫,他们在路上找了一下,碰到了受伤的孟氏兄弟,还有……孟青的爹也受了伤,孟坤被抓走了。”

天尊睁大了眼睛,“那人是谁抓走的啊?”

红九娘无奈,“孟青他爹说了,人是被孟青带人抓走的,他们突然袭击,车子中了埋伏,还说孟青的功夫突然好得有些不真实,他爷爷都没打过他……”

“他打赢了獠牙王?!”莫虚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众人也都皱眉,獠牙王是和莫虚差不多的高手,竟然被孟青抓走了。

天尊抱着胳膊,看好戏似的轻轻碰了碰白玉堂。

白玉堂看他。

天尊笑眯眯道,“人家练好了功夫要跟你单挑呢。”

白玉堂依旧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可能有陷阱啊玉堂小子。”莫虚提醒。

“慎重起见还是让殷侯陪你去。”红九娘提议。

无沙凑过来,“要不然让你师傅陪你去?”

众人七嘴八舌的。

白玉堂望天,摇了摇头,转身去睡了。

见白玉堂走了,众人又去围展昭。

展昭无奈,“孟青约他单挑,他怎么可能带别人去?”

众人都有些替白玉堂担心,反问展昭,“你不担心?”

展昭皱眉——不担心就见鬼了!不过白玉堂的性格他最清楚……人家找他单挑,他怎么可能找长辈帮忙?!

想到这里,展昭突然双眼亮了亮,伸手一拍公孙,“公孙,小四子借几天!“

“啊?”公孙还没闹明白,就见展昭小跑进了房间,将睡熟的小四子抱了起来,跑了,小五也打了个哈欠跟在后边。

展昭回到屋里,就见洗漱已毕的白玉堂正准备躺倒休息。

展昭跑过去,将小四子往他怀里一塞。

白玉堂不解,看着展昭。

展昭拍了拍小四子的小屁股,对白玉堂道,“搂着多蹭!”

白玉堂继续望天,看展昭,“你怕我会输?”

展昭凑过去,“你当然不会输。”

白玉堂指了指小四子,那意思——不怕我会输还把他给我干嘛?

展昭一笑,又将小四子往白玉堂怀里推了推,小四子睡着了向来喜欢搂东西,动了几下,下意识地一把搂住白玉堂的胳膊,蹭。

展昭微微眯起眼睛,凑过去轻轻一点白玉堂的下巴,“你不会输,但是不代表孟青不会耍贱招!”说着,拍了拍小四子,对白玉堂一挑眉,“这叫有备无患!”

白玉堂看了看胖乎乎的小四子,问展昭,“我要是错手打死了他呢?”

展昭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打死他还叫错手?他都欺师灭祖了,你还给他留什么面子?”

说着,展昭也往床上一趟。

夜已深沉。

白玉堂闭上眼睛睡了,胳膊上挂着小四子。

展昭盯着白玉堂的睡脸,睡不着——孟青如果轻易就打赢了孟坤,那白玉堂要怎样赢他呢?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jrwxw.com)龙图案卷集今日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今日文学网

猜你喜欢: 龙图案卷集地府全球购[快穿]小白脸道医魔道祖师-雪霁异界领主生活SCI谜案集(第三部)在星辰中浪[星际][穿书]黑化圣骑士无限建城SCI谜案集(第二部)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小甜饼SCI谜案集(第一部)一朝成为死太监[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心有猛虎嗅蔷薇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快穿之娇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无限求生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完本推荐: 失忆女王全文阅读重生成妖全文阅读寒鸦全文阅读紫府仙缘全文阅读皇后你别太嚣张全文阅读种子世界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青春制暖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以萌治国全文阅读江山战图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仙府之缘全文阅读魔机全文阅读战神变全文阅读轻狂全文阅读诡行天下全文阅读创校联萌全文阅读帝国强力联姻(星际)全文阅读青柚很涩你很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和二哈共系统余生有你,甜又暖未来之最强萌妻大道朝天天才神医宠妃英雄联盟之他们的时代龙刺兵王重生之第一锦鲤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仙宫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盛宠之名门婚约重生嫡女很迷人我,RNG最强上单!前方高能时空镜界武神皇庭永恒圣帝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吾家娇女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开局一座萨科尔帝国败家子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王者风暴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家里有门通洪荒前夫生存攻略明天下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今日文学网移动版 - 今日文学网手机站